0%

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有自主意识的看世界的情景。反正不是在跑动中或是在列车上突然对这个世界有感应的,而是相当庸俗的从床上醒来。那是个夏天的午后,室外晴朗,不过并不是很炎热。一个阿姨带着忧色把我摇醒,问我为什么那么久都醒不过来。我不认识她,于是不言不语的下了床,赤足站在磨的同镜子一般的水泥地板上,一丝凉意沁上心头。

发现自己落了单,我回头望一群小孩,已经自得其乐的扎在大堆的玩具里,嬉闹着。我奔过去,意识到他们会是我人生中第一群伙伴,尽管我一个也不认识。那时我还不懂得认脸。唯一的印象就是一个扎羊角辫的女孩额头上包着染红的纱布。红色,我见到的第一种鲜艳的颜色。

于是我开始认识颜色,红色是触目惊心的危险的颜色,也是我内心某一片邪念热爱的颜色。白色是天空中悠然飘浮的云的颜色,蓝色是静谧的天空的颜色,也是我一直最喜欢的颜色。绿色是沙沙作响的树叶的颜色。灰色是我脚下水泥地的颜色。黄色是我皮肤的本色。我觉得颜色很有趣,所以在漫长的童年里,颜色超过音符的作用支配着我的行动。

我只是漫不经心的在那房间里来回走着,仿佛并没有意识到“外面”是什么,就像多年后我在看书时没有意识到宇宙“外面”是什么一样。我只是观察。有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就那么一言不发地站在一张小板凳上,眺望着窗外,许久都不眨一下眼,而我后来才发现自己也习惯不眨眼睛,让爸妈惊讶了好久。也许她在和飞鸟交流吧,我这样想,尽管并不知道什么是飞鸟。我觉得无聊,于是走到另一个角落,听到不寻常的哭闹。只见一个穿黄色短袖的男孩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跪在衣柜前,我仔细看发现他把头卡进衣柜底了。他的脸上挂着泪珠,耳朵和双颊红得像喝了烈酒一样,尽管我并不知道什么是烈酒。阿姨试图让他平静,伙伴们则徒劳的扯着他的衣服,不过看他们好像并没有担心或是紧张的什么表情。我心里叹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是这么想想也是无聊,所以打算走开了。过了一会,没有哭声了,挂着泪的男孩高高兴兴的去玩了。我凝视着他,完全没有预料到几年后我会遭遇类似的情况。我也完全没想到,没过多久这里的一切,看护阿姨,孩子们,厂房,就全部在我的生命中消失得一干二净,现在只是空旷的平地,甚至在父母的交流中也找不出多少信息。他们就这样不留痕迹的匆匆走过。

厂区的下班铃响了。一群穿着朴素的人走进这个房间。孩子们欢呼着向那几个高大的人影奔去。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当时我妈还是服装厂女工。尽管当时我还不认识她,但是既然她一脸笑意的向我走来,给我清凉的绿豆汤,帮我擦脸,我就明白她是人类中的母亲角色吧,而且承受体是我。我很高兴接下来就应该是见到我爸的时刻,并且明白了:自此往后,原本混沌之中的灵魂要在这个躯体中待上很长一段时间,于是就放心的说出了全世界婴儿开口的第一个词——“妈妈”。

阅读全文 »

重返十七歲

最近看了這部電影。設定和日本動畫“重返十七歲”(ReLIFE)類似,都是 被坑吃了黑衣組織小藥丸 變回十七歲的樣子去再上一遍高中。只不過日本動畫的劇情更嚴肅,人設也更青春,美國的高中那種浪勁兒我還是不適應。儘管講了個完整的故事,演員的顏值和演技也在線,魔戒梗更是讓人激動不已,最後也好好地告訴你人生道理,但是鑑於劇情結構有太多經不起推敲的部分,還是不推薦要求高的朋友去看了,閒時看一遍放鬆一下就好。

綠燈俠

還看了這部電影。好失敗的起源故事,我很慶幸不是在死侍之前看這部電影,不然我可能痛苦好多年。至少看完之後好多天都難忘那抹鮮豔的綠色。前幾天華納祝賀瑞安·雷诺兹生日快樂的時候似乎還用了這部電影的圖?應該是高級黑。

無敵破壞王

阅读全文 »

离年末还有几个月,不过按照现在的时间体验,迎接新的一年也就一转眼的事,又到了准备年末总结的时候了,心里却空落落什么都记不得,说起来去年好像也没认真写过什么东西吧,究竟是为什么就这样无意识地度过了这段时光呢,自己也弄不明白。

重新检索了散落在各处的电子归档,发现五六年前似乎是一个临界点,度过那两年之后的我好像被摄魂怪亲吻过一样。对于这种转变的内因和外因到底是什么,直到今天我也没有好好确认过。

但是唯独那两年有许多特殊的印象,多亏当时都认真记下,才能在如今自身的思考即将枯竭之时重新浮现在记忆的表层。

那么暂停倒带一下。

愚者的片尾 2012年12月31日

阅读全文 »

去年十月写的文章,只发在学校内部,我觉得现在 mastodon 依然有可观的吸引力,是理想的社交平台之一,故发布出来。

什么是 mastodon?

Mastodon(乳齿象),世界最大的免费、开源、去中心化的微博客网络。

mastodon 有什么特点?

贴近 Twitter 的体验

阅读全文 »

实验室刚毕业的孟加拉博士马上就要回国了。

他拖家带口地来实验室最后收拾一次并道别。

这个夏天已经习惯了离别,我以为这一次也会平平淡淡地过去。

但是他走过来,眼中泛着泪花,伸出双臂。

接着就是大大的拥抱。

阅读全文 »

最近偶尔会思考以后要做什么。

虽然总是会让一些中二的理想占据脑海,比如成为日本动画被压榨的底层劳动力一步一步向上爬(离这个梦想已经晚了十年);比如用低反射率的黑色布料包住全身当个夜行的蒙面义警(离这个妄想大概还少了几百斤的肌力,和打造飞行道具的一些资金)但是冷静下来还是能列出一些实际的选项。

目前来看,我并不喜欢在学术科研这条道路继续走下去,尤其抗拒在中国这么做。

纯粹的知识对我的诱惑,比其他诸如名与利,宽裕的生活和幸福的家庭等事物要大得多。如果能永远躺在自己的世界里吸收宇宙过去和未来的各种思想瑰宝和自然奇观,对我来说是至高的幸福

——但是这一点也不现实。

阅读全文 »

在一个雨夜,女生发现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猫。

雨水打湿了它的毛,让它显得十分狼狈。

小猫大概有一个多月大,身边没有母猫。这让女生动了恻隐之心。

她用很好的箱子把猫装起,带到住处,并且给它喂食。

猫迅速恢复了元气,让人放下心来。

阅读全文 »

人类完蛋了。

异常现象发生的那一刻,我还浑然不觉。时至今日我都无法想象,到底是谁,用什么手段,又是为什么,和我们开了这个地球玩笑。

> 2025年1月13日7:10

我冲了澡,准备吃早饭上班。年初的倦怠已经一扫而空,连刚从卧室走出来的妻子也特别光彩照人,活力四射……咦?

我和一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对视着。

阅读全文 »

敲标题时犯了今年第一个错,就是把年份写成了2017。

没错,已经是2018年了,把去年的状态丢在一边吧!

——什么的,显然准备还不够充分。

不过谁叫我心态比较好,调整节奏什么的慢慢来,小事一桩嘛。


阅读全文 »

总之就是懒。

一转眼十二月也过去一半多了,完成了很多工作,但是也有很多任务远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

眼看着日期一页页翻过而我却无动于衷,尤其这半个月来我仿佛被什么干扰打断,几乎静止。

其实干扰是不存在的。我心里明白是自己在主动拒绝。

为此有必要对于目前进行的工作任务做一个梳理。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