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一个雨夜,女生发现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猫。

雨水打湿了它的毛,让它显得十分狼狈。

小猫大概有一个多月大,身边没有母猫。这让女生动了恻隐之心。

她用很好的箱子把猫装起,带到住处,并且给它喂食。

猫迅速恢复了元气,让人放下心来。


第二天,女生出门工作,打算公开为猫寻找一位领养的好心人。她的消息成功的吸引了很多眼球,但是没有好心人出现。

与此同时,在六楼的阳台上,有只无人看护的小猫正摇摇欲坠。

女生觉得把猫留在箱子里一天没问题,她甚至准备好了屏障防止小猫爬出去,还告诉朋友有这件事情。

但是当她回去时,等待她的依然是令人惊恐的消息。

这一晚猫消失了。

怀着负罪感的女生直到后一天才找到猫的所在。神奇的是当它在二楼被发现时,身体似乎毫发无损。

Read more »

人类完蛋了。

异常现象发生的那一刻,我还浑然不觉。时至今日我都无法想象,到底是谁,用什么手段,又是为什么,和我们开了这个地球玩笑。

> 2025年1月13日7:10

我冲了澡,准备吃早饭上班。年初的倦怠已经一扫而空,连刚从卧室走出来的妻子也特别光彩照人,活力四射……咦?

我和一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对视着。

也许是家里的 Xperia Holo 设备出问题了,重播了我刚才起床的形象。自从去年“水熊”病毒席卷全球,各种依赖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设备的运行性能都大打折扣。于是我不耐烦地说:“达尔文,关闭全息投影。”

“小露,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的声音被更响的我的声音盖过了。小露是我的妻子的昵称。也就是说?

Read more »

敲标题时犯了今年第一个错,就是把年份写成了2017。

没错,已经是2018年了,把去年的状态丢在一边吧!

——什么的,显然准备还不够充分。

不过谁叫我心态比较好,调整节奏什么的慢慢来,小事一桩嘛。


前言

这几天不是特别忙,其实还是比较怠惰没什么事干,就是跑跑小程序看看文献,闲了就刷推,读技术文档,读一些文集,看动画,睡觉。回过神来四天就溜走了,元旦一个人最早到实验室然后空守一天的微小成就感也被毁得荡然无存。

期间又想起了一个困扰我很久的问题。这件事我是在高中后期时发现的,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学习工作环境的迁移,我的疑虑越来越重。

这个问题就是: 为什么所处的每个群体都不怎么积极?

Read more »

总之就是懒。

一转眼十二月也过去一半多了,完成了很多工作,但是也有很多任务远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

眼看着日期一页页翻过而我却无动于衷,尤其这半个月来我仿佛被什么干扰打断,几乎静止。

其实干扰是不存在的。我心里明白是自己在主动拒绝。

为此有必要对于目前进行的工作任务做一个梳理。

十二月以来,为重点专项的课题年度进展报告收了个尾——项目内容与我的研究课题直接相关,也不能随便。

十二月上旬,整理了这半年来的个人进度汇报,就目前研究进展与远在俄罗斯的老师进行交流。尽管我个人对目前展开任务的期待不是太高,但是老师意外地提出了不少看法,之后也发来邮件进行了指点。

联系上两个本科生,他们在生物信息学方面还是小白。我交代了一些任务,但还不是特别放心能把他们带起来。但是这个机会还是很宝贵的,应该好好把握,目前就先让他们看相关的文章和方法拖住他们。

Read more »

Twitter 上看到

@momocj 说:

自以为是地对某人「好」,插手他人生活,很有可能是自我感动,而对方完全不领情。

#怎么让我妈领悟到这点

有所感触,虽然我家长只要我制止了他们便不再继续干涉我,但是我对与如何根本解决这种问题也没有什么经验。感想太长了于是写在这里吧。

家家有难念的经,所以以下妄言多有冒犯。如果阿默觉得有价值的话可以看看。

大前提:迁就与控制,只有一步之遥。

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不是自私,为他人的人生做决定才是自私。

相信你们还是爱对方的。然而“为你好”不是爱,这种借口只是绑架对方的藤蔓,让控制与被控制双方都不自由。

你不自由就不快乐。而你的母亲,实在不好意思,我想她很可能在那种被控制的环境下成长,在她的思想中连对自由的体验都没有,她可能就无法理解你的一部分不快乐的来源就是她。

Read more »

春节之后就一直呆在学校,正巧父亲来杭开会,便趁着周五和他一起乘车回家。

在杭州东站看见了应该是认识的女生,但是她身边的男生不是我认识的那一个,所以并不确定,只是远远看着。一回头他们就走了,于是不再关心。

到家已是晚上十点,然而我还是和父母交流了一下这段时间以来的体会和问题,直至深夜。但是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结果,他们也没有在我的实验室呆过,自然没有处理我遇到的事情的经验。值得学习的仅仅是他们在处理职场人际关系方面的做法。

在家总算可以静心整理最近完成和将要开展的工作了。稍稍感觉到有些跟不上进度,而十一月也快过去一半。读了两篇文献,写了几个小脚本用于处理数据,却大概因为 Windows 系统字符编码的原因没有运行成功。

Read more »

Hi there! I’m here to share some articles I read recently. They mainly focus on protein sequence-based functional annotations and protein interaction analysis or prediction. Although not all of them are the latest, the articles are no older than one year. I wish I could study from them and apply their methods in my future work.

Read more »

今天看《少女终末旅行》第五话。

开始千和尤找了一个屋子,准备留宿。

这间屋子简直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只有冷冰冰的水泥墙,空洞洞的水泥窗,灰蒙蒙的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沙发,白惨惨的电灯泡,不知道在水管里躺了多少年的水(咦?)

两位主角瘫在沙发上,想象一个家的模样,设计了理想中床、书架、粮食架和暖气……夕阳西下,梦里什么都有。

然而这个家什么都没有。两位少女只能凭想象获得一时的快慰。她们真正的家,却只是没有屋顶,没有终点的旅途,重复着移动与寻找补给的日常。

这幅惨状,让我一瞬间想到了《许三观卖血记》里用嘴炒菜的片段,正因为文字的力量太过强大,所以一直难以忘怀——对那些红烧肉、清炖鲫鱼和炒猪肝

Read more »

此文内容为未发布的教材章节,含原创部分,请勿转载。

从来没正经写过教材的章节,语言难免不通顺,而且限于篇幅,并不能涵盖太多信息,写得比较像说明书。如果对此领域已有了解或有十分学习热情的朋友,建议参考 Wikipedia: CytoscapeUser Manual

Cytoscape 概要

Cytoscape 是由美国西雅图系统生物学研究所开发并于2002年发布的开源软件,主要用于分子互作网络可视化和复杂网络分析。目前软件的最新版本是3.5.1。 Cytoscape 可以运行在各种操作系统平台上。官方网址: http://cytoscape.org/

Read more »

> 油腻、肥大、与恶臭

其实诸位如果有较强的把握流行话题的能力,在这件事上的熟知程度应该远胜于我。然而很可惜,我既不熟悉也不在意这件事情,甚至是被迫了解有关 油腻中年男、肥大中年女和恶臭男孩女孩 的故事。

起初我甚至没时间也没兴趣去查阅这件事的发起人是谁,但是为了明白大家讨论的对象,还是稍稍搜索了关键词,结果发现关键词之一已经跑上了国内社交网络的热搜,目瞪口呆。

如果说始作俑者的总结是微微嘲讽的幽默,那后来者们牵强附会的发挥可以说是充满恶意的泄愤了。其实发出鄙视的人应该注意到他们的鄙视标准在另一群人的世界中并不重要,而他们本身也有与被鄙视者相似的特性,而被另一群人所津津乐道。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