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当我在胡说八道

最近偶尔会思考以后要做什么。

虽然总是会让一些中二的理想占据脑海,比如成为日本动画被压榨的底层劳动力一步一步向上爬(离这个梦想已经晚了十年);比如用低反射率的黑色布料包住全身当个夜行的蒙面义警(离这个妄想大概还少了几百斤的肌力,和打造飞行道具的一些资金)但是冷静下来还是能列出一些实际的选项。

目前来看,我并不喜欢在学术科研这条道路继续走下去,尤其抗拒在中国这么做。

纯粹的知识对我的诱惑,比其他诸如名与利,宽裕的生活和幸福的家庭等事物要大得多。如果能永远躺在自己的世界里吸收宇宙过去和未来的各种思想瑰宝和自然奇观,对我来说是至高的幸福

——但是这一点也不现实。

以身边的人为参照也很不靠谱,一些同龄人和我一样还在象牙塔中,未来仍不明朗;年长一些的,不是申请了海外的职位并杳无音讯,就是去了对口单位做博后来过渡,未来肯定要留在高校就职。把范围缩小到我这个实验室的话,近两年就不存在正常毕业后出社会找工作的人。

如果选择留在国内高校就职的话,未来几十年的工作和生活,我在这四五年间基本体验通了。从早到晚要去哪,从一月到十二月分别和谁打交道,一切最终是个轮回。

假设当时能选择一个让我打心底钦佩的人做导师的话,追寻他的道路未尝不可(可能性依然比较低)。遗憾的是,我和我选择的人在理念和个性上就彻底冲突无法沟通,令我只想与之背道而驰。

我这种扭曲心理概括一下就是“尽管你成功又有手腕,有声望又受欢迎,但是你把自己的路当作普世通途的傲慢让我很反感。”

盲目远视和浮躁势利是国内科研圈子在我眼中的样子。也许实际上有些人是情非得已,但是必须承认所有人都在一个庞大体系的压迫下做了妥协。

我自己也相当缺乏实干精神,必须承认我有许多缺点,这是在这几年的科研锻炼中都没有改正的。

健康管理和时间管理也荒废了,我正在尝试重新开始适应积极的生活节奏。

表面上我依然是一个顺从而平凡的研究生,亲和有耐心的同事。其实我内心已经一手叉腰一手按着桌面在怒吼。

我不想像你们一样度过一生。

被最近的事情触动之后,我再次改变了某些想法。

去高中任教当生物老师的选项变成了优先。

理由如下:

  1. 目前为止我依然喜欢生物的方方面面,并偏向于宏观和博物领域,适合基础较低的人

  2. 据我所知高中生物教育里涉及计算和生物信息学的内容基本空白

  3. 我喜欢可塑性强的高中生,因为孩子一年比一年早熟,而中国的教育对思想的禁锢太严重,等到高考结束进入大学,大多成了熟透而毫无创造力的傻子,为时已晚

  4. 我喜欢我的高中,比起商业教辅单位那种传销型的拼命三郎,还是安安心心带好几十个学生比较好

  5. 除此以外暂时没有喜欢的了

有朝一日如果能走上讲台,我会告诉学生们,多样性是生命最宝贵的地方,不必为他人的价值观妥协,选择自己内心所希望的,不用考虑将来是否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