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时间

  • 空间

  • 社会关系

  • 需求

  • 智慧

且不谈成功和自由,我觉得自己要是被这五项全部束缚住的话,起码是不能获得幸福的,所以至少要抛弃一项。

当然,有些人能得心应手地统御这五项,他们很优秀。

时间

生命是有限的,要在活着的时候做时间管理,还要尽可能长寿;如果像蜉蝣那样在须臾间结束,如果人能倒转时间,时间也就不是问题。

空间

人没法随意到达世界的任何角落,但又不习惯漂泊,喜欢宽敞的环境,却不一定适应野外,因此需要交通工具和房子。如果人能够在宇宙空间中生存,或者掌握瞬间移动的妙法,空间也就不是问题。

社会关系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人类社群网络的基本成分。家庭、集体、社会、国家、现实、虚拟,形形色色的相遇与相知,喜欢与讨厌。为了这些关系,多少还是要有些牺牲的。人与人的边界是不会消失的,所以社会关系是人生在世永远需要面对的问题,除非人选择做回动物。

Read more »

白塔怪影

查理·罗斯警官从堆满桌面的案卷中抬起头时,灯已经灭了一大半,空旷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草草收拾了一下杂乱的文档,锁好重要的资料柜,然后关门关灯离开了警局。

离婚后,查理一直独居,想到回家后依然百无聊赖,他决定到附近常去的酒吧喝一杯再走。夏夜的气温不太高,查理费力地思索着最近几件悬而未决的案子,精神紧张到有点疲惫,就连今晚当班的酒保,一直对自己有意思的某个女孩,正对他热情洋溢地打招呼,他都没有注意到。直到喝下第一口冰镇的银色飞马,他才从纷乱的思绪中抽身,客气地对酒保致意。

查理一边喝酒一边闷不做声地看电视。上周来的时候电视坏了,直到这周一才修好。电视里播放的是间谍动作片,主角是几个分别来自东西方,穿着奇装异服的少女,在飞艇的顶上与敌人搏斗。十年过去了,飞艇这种交通工具已经不再是主流,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精悍的飞舰,陆空两用的飞车以及能装下几千名旅客的飞机。而因为交通工具的迅速发展,全球的交流越来越密切,因此在当地常能看到穿着有正宗异域风情的服饰的外国人,文艺作品里对服装的误解也就少了。

Read more »

前言

Pixel C 又开始电量尿崩了,放着不管一天多电就能跑光, timerfd 疯狂唤醒,就算清除 Google 数据都没用。那就一鼓作气 root 并且直接刷魔趣ROM上 Android 10 吧!

准备工作

阅读资料,下载资源

https://www.mokeedev.com/guide/getting_started.html

https://download.mokeedev.com/dragon.html

https://flash.mokeedev.com/ (其实没用,只是帮你完成一些步骤)

  • Magisk-v20.4.zip
  • MK100.0-dragon-202003280436-NIGHTLY.zip
  • open_gapps-arm64-10.0-nano-20200325.zip
  • twrp-3.3.1-2-dragon.img
Read more »

足不出户的第47天,被自己的低产吓到。看来不光是衣服换得慢了,家里的网速慢了,就连思考、行动和交换信息都变慢了。

2020年起的这两个多月,世界上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头等大事还是 COVID-19 的爆发与防控。

这件事从最初的“怎么会这样”到现在的“啊,终于到这一步了,那么然后呢”,在我的印象里的优先级正在逐步下降。

不是说这件事跟我完全无关,我只是一如既往地,凑巧地,平安地站在事件漩涡中一个比较平静的区域而已。而这种一如既往的幸运的累积就会造成我习惯性地淡漠,尽管我还会因为一些人和一些事而产生崭新的情绪波动,但是终究不能彻底改变随遇而安的心态。

简单来说我对痛苦的阈值很高,因此要让我对痛苦的东西产生同情,必须是极端特殊、第一次发生而且与我密切关注的人有关的事情。

Read more »

潘忒拉1伸开四肢仰躺在地上,急促地呼吸着。暖洋洋的风慵懒地拂过她饱满的胸脯,流过平坦的小腹,再从修长的双腿之间散得无影无踪。潘忒拉从来没有感觉如此畅快,她想像自己躺在金色的海藻床上,明亮的阳光透过水面投射下来,头顶浮着像云朵一样胖乎乎的白鲸。

辽阔的草原一望无际,草丛中有几头跳羚2警惕地观察着潘忒拉的一举一动,远处有零散的几棵树木,以及矗立在地平线尽头那灰白的雪峰。安静极了,只有东边隐约传来沉闷的雷鸣。

潘忒拉倒是没有把那些跳羚放在眼里。前天捕获的猎物够她吃上几顿,现在一点也不饿。

趁捕猎的间隙,潘忒拉就会做一些别的事情。她松开刚才一直轻轻握住的左手,端详着藏在手心的收获:捡来的一把碎石。这些碎石形状和颜色各不相同,一些有着锐利的棱角,一些的颜色像鲜血一般艳丽,而相比之下其他的几颗就稍微普通一些。不过潘忒拉对石头的质地一视同仁,盯着看了很久,仿佛入了迷。

Read more »

腊月廿九当日凌晨,因为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索性不睡觉,一边打包一边上网,直到刷出武汉封城的消息,不禁愕然,从未想过情况会如此恶化。

前几日,市民还无安全意识,上街购物的人中鲜见戴口罩的,我在超市货架前踌躇,只拿了一包五只装的普通口罩,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悔。第二天,线下门店口罩便抢购一空,网上也缺货了。

回家后吃年夜饭,正月初一上午回乡下老家祭祖,草草解决一顿聚餐后便径直回家,连初二的拜年大作战都取消,就一直闭关在家直至今日。

打我记事起,正月初一至初五至少有三天要同父母出门,余下几天可以自由安排。读博后把全年假期压缩到了春节期间的七天之内,有时候初五便回实验室。今年这种长期在家还哪儿都没法去的状况,恐怕是空前绝后。

Read more »

昨天第一次写下的标题是“滚蛋吧2019”,看了几遍觉得太不文明了。思索再三,还是改成这样吧。

「いつか」は来ない。それは永遠に先の未来を言うのだから。

如何度过这一年

新的体验

在 duolingo 上开坑,包括法语、德语、西班牙语,当然也少不了日语。到了下半年,也几乎没时间学习了。duolingo 的日语太简单,直接一路零错误推下去不带喘气,其作用仅仅是刷连续几天学习的战绩,但是很多时候忘了刷,连续的战绩就没有了。其他几门语言里法语可能学的稍微多一点,但是进步也仅仅体现在会看法语原声日语字幕的电影了(阿黛尔的生活),除了纯看字幕,也会尝试去听听台词。同时开几个语言的感觉太混乱了,目前的使用体验说明 duolingo 是为了小语种和多语种入门用户服务的玩具而已。继续学下去,能学多深我也不清楚,明年继续努力刷。

Read more »

我躺在床上,病房没有开灯,十分昏暗,我单侧的视野中只有熟悉到吐的天花板。门外,女人的讲话声慢慢地远去。

口好渴。我试图呼唤别人来帮我喂水,但是肿胀的喉咙只能发出低微的嘶鸣。身边没有一个人在照看我,没有人知道我的情况。我感到绝望和焦虑,这么一想身上越发难受起来,但实际又感觉不到什么,我的身体就像被厚厚的胶皮包裹着,阻碍了触觉和痛觉。屁股下面空荡荡的,这么一想,原来右腿已经坏死得太厉害,做了截肢手术啊。

真是悲哀的人生啊。我在心中无奈地叹息。病房角落的的暗影中好像有一个熟悉的轮廓,但是我实在是有点累,便懒得去注意它,闭上了眼睛。

落得这步田地,也是当时自己选的,好歹我也成了英雄不是吗?

Read more »

准备工作

  • 最新官方镜像 Manjaro - XFCE 18.1.1

  • 轻松创建USB启动盘 Rufus

  • 备份笔记本电脑的全部数据,格式化干烂机械硬盘并删除分区,重置 Windows

开始安装

  • 插上 USB 启动盘,开机 F2 进入 BIOS 设置各种启动选项,不在此赘述;
  • 参照 官方用户指南Dual-booting with Microsoft Windows 10 一节:
    • 按步骤设置语言、时区、区域、键盘布局;
    • 直至分区方式步骤,参照 Erase the disk and let Calamares choose a partition scheme 小节:
      • 选择 Erase disk. 把系统装进128GB SSD, 设置 swap with hibernation;
  • 设置用户名和密码
  • 确认你的设置,然后坐和放宽
  • 确认是否安装 LibreOffice, 可装可不装,我先不装
Read more »

注意:本文任何一句话都可能包含剧透,或者直到最后都没有。

10月13日凌晨在 Netflix 看了园子温监督的《在无爱之森呐喊》

其实我并未深入了解园子温,看过的上一部也是我看的第一部他的作品,叫《我们都是超能力者》,全程欢乐恶搞。对于其电影风格的了解仅限于一些剪辑。因此,我也不在此详细述说这部电影哪一部分和哪部作品是如何地相似了。反正都没看过,日后再补。

总而言之,这是一部帮助新观众快速了解园子温风格的懒人包电影,这是一部让园子温粉丝巩固记忆的作品,而对于别的观众来说,喜欢不喜欢这部电影的理由都能列出很多。

152分钟的片长,可能还是装不下三条故事线的信息量,也有可能是有意而为之,电影通过篇章分割,而叙事支离破碎,对理解剧情可能有一点影响。由于情节的设计,观众必须有足够的耐心。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