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躺在床上,病房没有开灯,十分昏暗,我单侧的视野中只有熟悉到吐的天花板。门外,女人的讲话声慢慢地远去。

口好渴。我试图呼唤别人来帮我喂水,但是肿胀的喉咙只能发出低微的嘶鸣。身边没有一个人在照看我,没有人知道我的情况。我感到绝望和焦虑,这么一想身上越发难受起来,但实际又感觉不到什么,我的身体就像被厚厚的胶皮包裹着,阻碍了触觉和痛觉。屁股下面空荡荡的,这么一想,原来右腿已经坏死得太厉害,做了截肢手术啊。

真是悲哀的人生啊。我在心中无奈地叹息。病房角落的的暗影中好像有一个熟悉的轮廓,但是我实在是有点累,便懒得去注意它,闭上了眼睛。

落得这步田地,也是当时自己选的,好歹我也成了英雄不是吗?

Read more »

准备工作

  • 最新官方镜像 Manjaro - XFCE 18.1.1

  • 轻松创建USB启动盘 Rufus

  • 备份笔记本电脑的全部数据,格式化干烂机械硬盘并删除分区,重置 Windows

开始安装

  • 插上 USB 启动盘,开机 F2 进入 BIOS 设置各种启动选项,不在此赘述;
  • 参照 官方用户指南Dual-booting with Microsoft Windows 10 一节:
    • 按步骤设置语言、时区、区域、键盘布局;
    • 直至分区方式步骤,参照 Erase the disk and let Calamares choose a partition scheme 小节:
      • 选择 Erase disk. 把系统装进128GB SSD, 设置 swap with hibernation;
  • 设置用户名和密码
  • 确认你的设置,然后坐和放宽
  • 确认是否安装 LibreOffice, 可装可不装,我先不装
Read more »

注意:本文任何一句话都可能包含剧透,或者直到最后都没有。

10月13日凌晨在 Netflix 看了园子温监督的《在无爱之森呐喊》

其实我并未深入了解园子温,看过的上一部也是我看的第一部他的作品,叫《我们都是超能力者》,全程欢乐恶搞。对于其电影风格的了解仅限于一些剪辑。因此,我也不在此详细述说这部电影哪一部分和哪部作品是如何地相似了。反正都没看过,日后再补。

总而言之,这是一部帮助新观众快速了解园子温风格的懒人包电影,这是一部让园子温粉丝巩固记忆的作品,而对于别的观众来说,喜欢不喜欢这部电影的理由都能列出很多。

152分钟的片长,可能还是装不下三条故事线的信息量,也有可能是有意而为之,电影通过篇章分割,而叙事支离破碎,对理解剧情可能有一点影响。由于情节的设计,观众必须有足够的耐心。

Read more »

前言

在网上查童话里的传统公主设定的时候,意外搜到了这篇童话,收录在安德鲁·朗格的《金色童话》中,在某译本里标题为《国王的魔戒》,读过的人应该对此耳熟能详。由于我小时候从没读过安德鲁·朗格的童话集,自然漏过了这篇。现在看来,这篇童话里有魔戒、恶龙、勇者、公主、魔女等元素,可能和当代流行的魔幻故事设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特别是魔戒和恶龙的描述简直同J·R·R·托尔金的《霍比特人》非常相似,但是查遍了英文资料也鲜有讨论两者关系的权威文章,不知道是不是搜索的方法不对。

此外,由于本文的情节有一定的起伏,以成人视角来看,故事的结局也不能说是完美,我十分怀疑假如自己小时候就读了这样一篇童话,自己的观念到底会受到何种影响,也许这一篇也可以当作面向大人的民间怪谈也说不定,甚至可以匹敌安吉拉·卡特精怪故事集里一些口味比较轻的故事吧。

Read more »

很久很久以前,那时的消息很不灵通,听说某地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

少年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性格也并非特别讨人喜欢,连一门拿来炫耀的技艺都没有,周围的人都觉得他将一生平庸。

少年从来没有把看扁他的人放在眼里,他满不在乎。他有一项不为人知的特长,就是记性特别好。他没有刻意和任何人比较过,只是对此很有自信而已,甚至连父母都不知道他有如此惊人的才华。

少年上了高中就开始腾出时间打好几份工,他对学校教授的内容丝毫不感兴趣,因为早在小学阶段他就已经通过各种渠道把顶尖学者级别的知识量收入囊中。因为记性很好,餐厅服务生、便利店收银、书店店员、琴师等工作对他来说轻车熟路,其他体力活也不在话下,肌肉记忆能帮助他很快熟悉工作流程,他也通过各种工作锻炼出充沛的体力、敏捷的身手和坚韧的品格。

Read more »

今天要浪费一点时间写一些不轻松的事情。

从我入学后开始统计,我们实验室成员的毕业轨迹,就相似得令我难受。

除了一个坚持转行的硕士师弟目前可能还在求职,其他的前辈或同期乃至师弟,不论中间经历了怎样曲折的故事,终是殊途同归,跳不出固有圈子:

  • 硕转博
  • 直申海外或本校博后
  • 硕毕业后因为没准备好就业被劝留本校读普博
  • 去公司工作怀孕辞职回本校博后
  • 博毕业直接外校副教授

这些情况在导师看来,实在是最合适的选择,做出了这些的选择的当事人们也没有在我面前流露出任何情非得已的情绪,反倒是觉得获益匪浅。而我对此的态度在过去的博文里已经表达过了——我们的最优解其实跟别无选择没什么两样。

Read more »

前言

如何画 Venn 图(温氏图、维恩图、维恩图解、范氏图、韦恩图)是老生常谈了,但是对于初学者上手还是有一定门槛,熟读 venn 包的文档进行实操后觉得其实还是比较简单,实现了一下基础的功能,把实战过程记录在此。

需求

我手里有几组研究相关的数据,分别来自八个不同的数据库,彼此有重叠的部分,想统计数据库之间重叠数据的量并以 venn 图的方式进行可视化。本来想直接扔八组数据作图的,上网查了n组数据作图的方案,发现可读性实在是太差1。正好经过统计发现其中四组数据各自的量偏少,合起来倒是能和其他四组数据的量相当,于是干脆做了合并处理,就变成了传统的五组数据作图了。

Read more »

记录2018

  • 看了几部2018年出品的动画 27

  • 看过几部新上映的真人电影 7

  • 新游戏 3

  • 记下了几场梦 54

  • 参加的婚礼 1

  • 拍过几部 vlog 3

  • 写过的坑 3

  • 公开的坑 1

  • 完成的坑 0

去年大概有以上这些内容值得纪念,具体就不展开了。

展望2019

  • 把坑填完

  • 把白色相簿2剩下几条线推完

  • 挣到很多钱

  • 惯例的,希望早日实现不老不死不灭

  • 顺便获得几种超能力就更好了

  • 多学几门语言

想说的话

感谢关照过我的人,给你们添麻烦了。

感谢我照顾过的人,让我能保持人性。

感谢拓展我视野的你们,感谢分享快乐的你们,感谢为这个世界带来美丽的事物的你们。

Read more »

前言

半夜在 Netflix 搜电影看,根据关键词匹配的结果中,「聲の形」排在很前面的位置。其实因为我看了「リズと青い鳥」五遍都还没好,想在线补一次票,无奈这部片没有线上版,搜索的时候「聲の形」和「リズと青い鳥」相关度最高,所以只好选了声之形。

本来要我看《声之形》,我是抗拒的。原因大概有这些:没看过原作漫画,对背景不够了解;引进国内时,负责宣发的公司使用了不得体的文案;国内公映版存在过多删节,破坏了影片结构;以及,因为题材的敏感性,引起太多人关注议论的影片,我不想看。

但是最终还是想亲自体验一下这部作品。刚看完「リズと青い鳥」的我,同时也想深入了解一下同一制作阵容演绎的另一部影片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质,能让观众产生如此多深邃的感想。

Read more »

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有自主意识的看世界的情景。反正不是在跑动中或是在列车上突然对这个世界有感应的,而是相当庸俗的从床上醒来。那是个夏天的午后,室外晴朗,不过并不是很炎热。一个阿姨带着忧色把我摇醒,问我为什么那么久都醒不过来。我不认识她,于是不言不语的下了床,赤足站在磨的同镜子一般的水泥地板上,一丝凉意沁上心头。

发现自己落了单,我回头望一群小孩,已经自得其乐的扎在大堆的玩具里,嬉闹着。我奔过去,意识到他们会是我人生中第一群伙伴,尽管我一个也不认识。那时我还不懂得认脸。唯一的印象就是一个扎羊角辫的女孩额头上包着染红的纱布。红色,我见到的第一种鲜艳的颜色。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