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打个比方,如果每个人都将电视播报的死讯,与自己的死亡同等视之,那这个世界究竟会充满多少的悲伤呢?如果将世界上的所有痛苦,都以自己是当事人的方式来承受,那活着究竟会变得多么困难呢?

如果连蝉的死,都能产生和自己死亡相同的感觉,那这个世界究竟会变得多么绝望呢?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每个人都会准备一个滤镜。用来明确区分自己和他人,让自己对别人的悲伤变得迟钝。

《重启咲良田》 3 - 河野裕

突然想起小学四年级以前的一件小事。

放学走路回家,在差不多倒数第二个红绿灯的地方,瞥到地上有一条蚯蚓,但是下一刻自己的右脚便随着保持身体平衡的本能踩了上去。

虽然在百科全书上读过蚯蚓再生能力强的文章,但是看着身体中间扁掉的蚯蚓不停地挣扎,当时我发自内心地觉得蚯蚓也是会死的,而且它也能感受到痛苦。于是我把蚯蚓转移到行道树下的土上,任由它自生自灭。随后我大概想了关于命运和适者生存之类的话题。

一般蚯蚓会在阴暗潮湿的土壤中活动,它之所以爬到干燥的水泥地上遭受猛烈阳光的炙烤,大概是因为天气太过闷热,让土壤变得不适宜生存,也有可能是它本身的机能已经不正常,于是爬出了安全的环境,就像鱼跳出了水缸。不管怎么样,比生的希望更有可能出现的是死的命运。我无心的一脚大概只是加速了它消逝的过程。

阅读全文 »

经过快两个星期的等待,上个月购入的 Xperia 10 II 总算是平安发货到了我的手中。

购买经历

6月23日凌晨,我在进入七月就将服役两年整的 iPhone X 上观看了 WWDC 2020,其中 iOS 14 的发布的过程令我心情激动,四年果粉不请自来,在浅色床单上憋笑。

然后当日的上午,趴在地上想了想:这届 iOS 不太行(public beta 发布之前我可以随便黑,更何况我这次不一定会选择测试 pb 而是直接等正式版呢?让我多黑几个月吧!),大肆宣传了一堆实际上算是在 Windows Phone 上就发扬光大过的特性(磁贴、应用列表),一群人却在喊抄袭 Android, 真就死得早的没法说话呗。当然,Siri 的新设计不错,可是并没有什么用。

我就去当年买下 Xperia Z5 Dual (青川绿)的淘宝店里,翻出了5月14号初识、6月21日种草的 Xperia 10 II (薄荷绿),一看标着“现货”,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个下单。

阅读全文 »

不知不觉进入七月了,这个悲惨而滑稽的世界还在苟延残喘,无知的家伙在自己的坟墓边起舞,我却还在写博客,真是不务正业。

前几天当我整理订阅制服务的项目时,意识到在其中一些使用频率较低的服务上的开销逐渐成为我日常生活的负担。通常我会隔很久整理一次订阅制服务,因此有些懒得取消的月付项目就拖得较久,空耗好几个月的钱;而有些年付项目钱都已经花出去了,也需要及时取消免得今年再产生未来的扣费。

经过一番轻松的计算和毫不留恋的断舍离,一些没必要享受或者免费也可享受的项目从我的列表中消失了,这么算来每个月可以省下375元,一年就是4500多元。过去把生活重心放在网络上,可能觉得这样的开销也是值得的,但是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以及自己收入多多少少受到的冲击,这笔省下来的钱就变得相当有分量。总之,互联网逃离计划还是要逐渐推进。

最后我把目光放在还在运行的 Linode VPS 上。本来我的博客搭建在这个每月5刀的服务器上,而上面除了一直在跑的 ehforwarderbot 和偶尔运行的下载、代理相关等任务外就毫无用武之地。当时选了 CentOS 可能也限制了发挥,起步环境太差,修修补补勉强撑过来了。

回想起最初是用着免费的 github page,到后来购买域名、配置服务、安装博客和主题、开启 https、生成证书和启用 HTTP/2 基本是一气呵成的搭建博客经历,毫无疑问是有意义的,也从他人的文章和推特好友那里学到了不少知识,毕竟也没过去多久,所以印象还比较深。

阅读全文 »

  • 时间

  • 空间

  • 社会关系

  • 需求

  • 智慧

且不谈成功和自由,我觉得自己要是被这五项全部束缚住的话,起码是不能获得幸福的,所以至少要抛弃一项。

当然,有些人能得心应手地统御这五项,他们很优秀。

时间

生命是有限的,要在活着的时候做时间管理,还要尽可能长寿;如果像蜉蝣那样在须臾间结束,如果人能倒转时间,时间也就不是问题。

阅读全文 »

白塔怪影

查理·罗斯警官从堆满桌面的案卷中抬起头时,灯已经灭了一大半,空旷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草草收拾了一下杂乱的文档,锁好重要的资料柜,然后关门关灯离开了警局。

离婚后,查理一直独居,想到回家后依然百无聊赖,他决定到附近常去的酒吧喝一杯再走。夏夜的气温不太高,查理费力地思索着最近几件悬而未决的案子,精神紧张到有点疲惫,就连今晚当班的酒保,一直对自己有意思的某个女孩,正对他热情洋溢地打招呼,他都没有注意到。直到喝下第一口冰镇的银色飞马,他才从纷乱的思绪中抽身,客气地对酒保致意。

查理一边喝酒一边闷不做声地看电视。上周来的时候电视坏了,直到这周一才修好。电视里播放的是间谍动作片,主角是几个分别来自东西方,穿着奇装异服的少女,在飞艇的顶上与敌人搏斗。十年过去了,飞艇这种交通工具已经不再是主流,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精悍的飞舰,陆空两用的飞车以及能装下几千名旅客的飞机。而因为交通工具的迅速发展,全球的交流越来越密切,因此在当地常能看到穿着有正宗异域风情的服饰的外国人,文艺作品里对服装的误解也就少了。

查理又想到自己,从二十年前的愣头青晋升为重案组警官,这期间也体验到技术的不断飞跃对工作的影响。对于现场的调查,过去都是靠人力与魔法结合的方式进行的,而现在随着各种仪器的迅速发展,魔法与科技交织的调查方式大行其道,几乎不用人脑去思考和推理什么事情。结果现场组的新人越来越少,被一类特别擅长使用特定魔法和魔道具进行现场还原和追踪的巫师,也就是魔追客所取代。查理自己并不会使用任何魔法,现场的事情已经力不从心。作为老前辈,他稳坐警官的职位,自然是不用担心下岗的,而现在他大多数时间忙于整理案卷,用作起诉嫌犯的材料。

阅读全文 »

足不出户的第47天,被自己的低产吓到。看来不光是衣服换得慢了,家里的网速慢了,就连思考、行动和交换信息都变慢了。

2020年起的这两个多月,世界上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头等大事还是 COVID-19 的爆发与防控。

这件事从最初的“怎么会这样”到现在的“啊,终于到这一步了,那么然后呢”,在我的印象里的优先级正在逐步下降。

不是说这件事跟我完全无关,我只是一如既往地,凑巧地,平安地站在事件漩涡中一个比较平静的区域而已。而这种一如既往的幸运的累积就会造成我习惯性地淡漠,尽管我还会因为一些人和一些事而产生崭新的情绪波动,但是终究不能彻底改变随遇而安的心态。

简单来说我对痛苦的阈值很高,因此要让我对痛苦的东西产生同情,必须是极端特殊、第一次发生而且与我密切关注的人有关的事情。

阅读全文 »

潘忒拉[1]伸开四肢仰躺在地上,急促地呼吸着。暖洋洋的风慵懒地拂过她饱满的胸脯,流过平坦的小腹,再从修长的双腿之间散得无影无踪。潘忒拉从来没有感觉如此畅快,她想像自己躺在金色的海藻床上,明亮的阳光透过水面投射下来,头顶浮着像云朵一样胖乎乎的白鲸。

辽阔的草原一望无际,草丛中有几头跳羚[2]警惕地观察着潘忒拉的一举一动,远处有零散的几棵树木,以及矗立在地平线尽头那灰白的雪峰。安静极了,只有东边隐约传来沉闷的雷鸣。

潘忒拉倒是没有把那些跳羚放在眼里。前天捕获的猎物够她吃上几顿,现在一点也不饿。

趁捕猎的间隙,潘忒拉就会做一些别的事情。她松开刚才一直轻轻握住的左手,端详着藏在手心的收获:捡来的一把碎石。这些碎石形状和颜色各不相同,一些有着锐利的棱角,一些的颜色像鲜血一般艳丽,而相比之下其他的几颗就稍微普通一些。不过潘忒拉对石头的质地一视同仁,盯着看了很久,仿佛入了迷。

潘忒拉躺到身体不那么热后,便一个挺身跃起,她的凌乱而卷曲的黑发随风飘荡,长长的尾巴在身后灵巧地翘起。跳羚们吓得撒腿就跑,生怕自己葬送在潘忒拉的爪下。

阅读全文 »

腊月廿九当日凌晨,因为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索性不睡觉,一边打包一边上网,直到刷出武汉封城的消息,不禁愕然,从未想过情况会如此恶化。

前几日,市民还无安全意识,上街购物的人中鲜见戴口罩的,我在超市货架前踌躇,只拿了一包五只装的普通口罩,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悔。第二天,线下门店口罩便抢购一空,网上也缺货了。

回家后吃年夜饭,正月初一上午回乡下老家祭祖,草草解决一顿聚餐后便径直回家,连初二的拜年大作战都取消,就一直闭关在家直至今日。

打我记事起,正月初一至初五至少有三天要同父母出门,余下几天可以自由安排。读博后把全年假期压缩到了春节期间的七天之内,有时候初五便回实验室。今年这种长期在家还哪儿都没法去的状况,恐怕是空前绝后。

在回家的火车上,用最快的速度摘下口罩,啃掉当早饭的金拱门,处理残渣,然后戴回口罩。坐在我右边的男性没有戴口罩,左边过道另一边坐着的女性则跟我一样吃了早饭并戴好口罩。就连这吃饭的三分钟也是小心翼翼,生怕那些反正我也看不到的飞沫跑进嘴里。

阅读全文 »

昨天第一次写下的标题是“滚蛋吧2019”,看了几遍觉得太不文明了。思索再三,还是改成这样吧。

「いつか」は来ない。それは永遠に先の未来を言うのだから。

如何度过这一年

新的体验

在 duolingo 上开坑,包括法语、德语、西班牙语,当然也少不了日语。到了下半年,也几乎没时间学习了。duolingo 的日语太简单,直接一路零错误推下去不带喘气,其作用仅仅是刷连续几天学习的战绩,但是很多时候忘了刷,连续的战绩就没有了。其他几门语言里法语可能学的稍微多一点,但是进步也仅仅体现在会看法语原声日语字幕的电影了(阿黛尔的生活),除了纯看字幕,也会尝试去听听台词。同时开几个语言的感觉太混乱了,目前的使用体验说明 duolingo 是为了小语种和多语种入门用户服务的玩具而已。继续学下去,能学多深我也不清楚,明年继续努力刷。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