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告别一个孟加拉人

实验室刚毕业的孟加拉博士马上就要回国了。

他拖家带口地来实验室最后收拾一次并道别。

这个夏天已经习惯了离别,我以为这一次也会平平淡淡地过去。

但是他走过来,眼中泛着泪花,伸出双臂。

接着就是大大的拥抱。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该说什么。

实验室其他人都围过来了,听他说多么感谢这些年在这里受到的照顾。

孟加拉人和我们一一诉说,并且语无伦次地表达自己的情感。

我只有祝他好运,并且顺利找到工作,今后也保持联系。

他是个热情善良而彬彬有礼的孟加拉人,给我们这几届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他的同胞前辈,相对就比较矮小,虚弱,忧郁,但是一样热情和有礼貌。

这个孟加拉人在最后一天流着泪告别我们。

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应对过泪水了,不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这样的情景逐渐难以触动我。

而且话说回来,全实验室确实是我帮他最多,而我把这种帮助当作情理之中的礼貌与基本的友谊,所以权当例行公事罢了,当时也不会有什么体会。

但是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我还是回想起过去三四年发生的各种,啊,原来还是做了不少事情的。

帮忙办手机卡,和不认识的中文来电沟通,处理一些中国特色的文件档案,各种网购,办公台式机网络的问题,数据安全的问题,软件破解,数据分析和做图的指导,甚至最后一天帮忙修改机票订单的托运重量……我估计在实验室我和他讲话讲得不算少,做事情的次数也是数一数二,谁叫我是最能抗住他们各种奇怪的英语口音,而自己又是一说英语就比中文还熟练停都停不下来的人呢。

而这个孟加拉人,会对我忧心忡忡地说他不够努力认真,会在老师的劝说下破教义喝酒,对自己国家、中国和西方国家的政治体制有独特见解,还和妻子一起做好吃的民族食品招待大家,应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伙伴了。我们大多数人因为羞涩或者圈子不同或者别的原因,多少对留学生同事不太热心,在我看来稍微做得有些不够,不过,其实我自己也做不到像他这样真诚和友善,也没法要求身边的人如此。

另外,虽然他在学术工作上的成果没那么优秀,但是我也没资格和他比,毕竟我还落在后面,需要赶超已经毕业的人。

一个值得敬佩和学习的外国人就要走了,尽管我猜测等到我帮他把一些擦屁股的事情办完后,我们就会失去联系,就像他的同胞前辈一样。不过这一阵子我还是会怀念他,也怀念他招待我们的手抓饭,炸鸡块和炸土豆面裹鸡蛋。

18年7月24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