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只猫的故事。

在一个雨夜,女生发现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猫。

雨水打湿了它的毛,让它显得十分狼狈。

小猫大概有一个多月大,身边没有母猫。这让女生动了恻隐之心。

她用很好的箱子把猫装起,带到住处,并且给它喂食。

猫迅速恢复了元气,让人放下心来。


第二天,女生出门工作,打算公开为猫寻找一位领养的好心人。她的消息成功的吸引了很多眼球,但是没有好心人出现。

与此同时,在六楼的阳台上,有只无人看护的小猫正摇摇欲坠。

女生觉得把猫留在箱子里一天没问题,她甚至准备好了屏障防止小猫爬出去,还告诉朋友有这件事情。

但是当她回去时,等待她的依然是令人惊恐的消息。

这一晚猫消失了。

怀着负罪感的女生直到后一天才找到猫的所在。神奇的是当它在二楼被发现时,身体似乎毫发无损。


怀着别样的心态与猫重逢的女生不想再有更多伤心的体验,她决定好好对待猫直到有人愿意收养它。

去动物医院做了必要的检查,没找到外伤,做了除虫,买了适合的食物。

猫暂时有了居住的地方,但是女生并没有养猫的经验。她的朋友热情地担负起了临时保姆的责任,笨拙地喂食喂水,并让猫睡着。

与此同时,也得到了愿意收养猫的人的信息。

猫的状态似乎并不如第一晚喂食后那般活跃。也许是尚年幼,也许是惊魂未定,还有可能是未被发现的内伤,它的一举一动都稍显孱弱,颤颤巍巍,经过一段时间才重新展示出健康的动作。

但是在新环境中活泼了一阵子之后,还是疲惫地沉入梦乡。

这一晚对它和女生来说,一定非常漫长。而且这样的状态还要持续两天以上。

这只死里逃生的猫的未来究竟会怎样,它的故事将如何继续?谁都说不清楚。


猫被救助的那个雨夜,我正在全家内踩一条无辜的蚰蜒。

蚰蜒是基本无害甚至有益的生物。但是它的阴湿和毒素不为人所喜爱,甚至造成恐惧。

我并不怜悯低维度的可怜虫,我也并非有心虐杀它。

但是当野生动物闯进人类的圈子时,我无法阻止自己用纯理性的态度对待它们。

和自然界比较,人类平均水平是自大且无知的。他们基于自己的价值观迫害让他们不快的生物,他们对心仪的可爱个体施以所谓人道主义的援手。

也许他们自诩为支配自然的神,但是同为人类的我觉得大多数行为只有破坏神才能做得出来。

既然在人群聚居的场合出现的低维度可怜虫,注定是会被某些人类的无知给害死,或者反过来使人受到不快的侵扰。这样的无辜生物,与其让它进一步与人类的圈子融合,倒不如让我这样没有同情心的人类早点将之驱逐,驱逐不了就直接扼杀,这样也不用让其他人类承担罪责,又能结束这些生物短暂的生命,警醒它们的同胞:远离人类,接触人类的话只有无尽的痛苦而已。同时也为了身边的人考虑,脏了我自己的手亲自送可怜虫上路比较好。

自然状态下被遗弃的幼兽,比起低维度可怜虫,是稍微带些灵性的个体,根据它们的身体状态,要独自存活下来也问题不大。反倒是在接触人类之后,带有异常气味的幼体很可能被成年个体杀死,更因为丧失野性而降低了独立生活的能力。因此,这样的生物被人类的无知所关怀,对于它们的命运其实是一种毁灭性的转折。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对动物负起动物与人类之间深刻联系一样的责任。他们太容易背叛了。

被遗弃的小猫应该是流浪猫所生育的,而流浪猫是被人类创造出来的。没有责任和经验的人,不应该去同情路边的其他物种。生死是自然规律,破坏这种规律的人,要负起更多的责任,而不成熟的关怀会让一切努力白费。


最后我悲哀地发现一个事实:我会习惯性祝福我见到的大部分事物和人,尽管不一定有效。但是当我选择不祝福的时候,总是发现厄运在它们身上降临得特别灵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