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也不知道会不会是2020年最后一篇博客

足不出户的第47天,被自己的低产吓到。看来不光是衣服换得慢了,家里的网速慢了,就连思考、行动和交换信息都变慢了。

2020年起的这两个多月,世界上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头等大事还是 COVID-19 的爆发与防控。

这件事从最初的“怎么会这样”到现在的“啊,终于到这一步了,那么然后呢”,在我的印象里的优先级正在逐步下降。

不是说这件事跟我完全无关,我只是一如既往地,凑巧地,平安地站在事件漩涡中一个比较平静的区域而已。而这种一如既往的幸运的累积就会造成我习惯性地淡漠,尽管我还会因为一些人和一些事而产生崭新的情绪波动,但是终究不能彻底改变随遇而安的心态。

简单来说我对痛苦的阈值很高,因此要让我对痛苦的东西产生同情,必须是极端特殊、第一次发生而且与我密切关注的人有关的事情。

最初的最初我也是无法视而不见的。因为我的女朋友就是武汉人,她回家的五天后武汉封城,而我们之前就讨论过有关疫情的应对,对她回武汉这事有所顾虑,但是毕竟当时谁也料不到事态演变得这么快。

本来我们也计划了二月份去日本旅行一次。虽然我个人并不是迫切地想去日本,毕竟不管是经济理念上还是旅行计划上我都和女朋友设想得不太一样,但是为了不扫了她的兴,而且两个人都没去过,去一次也有意义,我还是配合着提供时间、目的地和观景路线,她兴致勃勃地做吃住行的规划,然后我们就赶着准备签证材料并寄出。

在女朋友回家的最初几天,武汉宣告封城的几天前,我还留在学校。大多数人都回家准备过年了。我先是出门买了一点口罩(只买了五只,我不好意思拿空超市的货架),又翻出了以前囤在寝室的两包口罩。第二天又出门买了很多罐头、意面、饼干和速食存在实验室,计划着正月初四就赶紧回学校当死宅。

大概是我的一个猜想就能触发相关噩兆的扭曲因果体质(一般人可以理解为墨菲效应),疫情的全面爆发影响了后续的一切,女朋友全家人被关在武汉的家里,有几天差点断粮于是我帮忙远程下单抢菜(现在她家里的资源供应暂时恢复了,虽然还是不能出家门一步);我当然也没法回到学校,于是在家陪着父母;签证无望,随后日本也被疫情攻陷。这其中一些事情是一月份就能猜到的,但是有些细节是第一次体验,所以感到有些手忙脚乱。

一开始几天一直盯着病例数字并且定期用数据做图,然后得出啥也没用的结论。不过后来,每日的病例新增率降到一个值以后我便不再坚持记录,毕竟当时也猜想过疫情最终会变成大流行,而且可能性与日俱增。

一开始还根据网上的资料列好了 bug out bag 的必备清单,并且放进了购物车,准备物流通畅的时候马上下单,以免之后情况恶化。后来因为迟迟不能离开家回到学校,而且物流也不像完全正常的样子,这个计划便一直搁置着,到我现在改了主意,打算等世界崩溃了之后,直接去实体商店里搜刮必备的资源。

前阵子不小心把随机选择的三题作文写成了一部短篇小故事,实在费了不少力气,原本一周练习一次的计划也只能搁置。从2019年度总结算起也总共只写了三篇文章,输出并不多,大概是因为一直在家里,连思考都枯竭了吧。现在居家工作,每周定期开组会完成进度汇报,进度其实也堪忧。讲道理,本专业应该在这次疫情中冲在科研前线才对,只不过我们的研究对象和病毒没什么关系,所以只是空有想法,没有实际的材料。而且实验室其他人都对此兴致缺缺,只是优先思考自己的出路罢了,更何况本来就不喜欢本专业的我呢。

至于国内互联网,前有李文亮的相关讨论,后来又发生了肖战粉丝举报 AO3 事件,现在又是艾芬采访相关的密码战。在这些与疫情相关或无关的阵地上,不同的战争又在热烈地进行着。其中肖战粉丝中的狂热者和同人圈的对抗已经升级成了秘密战争,也不知道半个月后又会是什么情况。今日奇观全是审查制度和 GFW 造成的,不过我猜我们也没机会目睹这些事物倒塌了。

今天汤姆汉克斯夫妇、NBA球员感染的新闻成了趋势的热门,似乎名人效应比世界卫生组织的告示要有用得多。我对此毫不惊讶,大部分人总觉得名人都感染了,那事情绝对大条了。而我只知道病毒可不管感染的人的身份,它的扩散也是符合自然规律的,名人之所以感染不是事情变大条的标志,而是事态一直很严重,个别人的感染不过是概率事件而已。比起那些人,我更担心日本动画和声优业界人员是否早已加强防护,担心网球运动员们是否从赛事取消的新闻中得到警示……

讽刺的是去年年末写下的总结,本来只是希望2020年有所改观,结果反倒一点都没有说错。

人类也继续不可避免地衰退着。

每个地方的各种话题都在鸡同鸭讲,吵得不可开交,最后不了了之。

有些举着正义、公道等等大旗的人,一旦被指出行为上的错误,便会恼羞成怒,攻击纠正他的人,说到底也只是为了个人目的行动,与弱者斗争,要求别人为自己让路的巨婴罢了。

另一些人麻木地饱食终日,沉浸在精神与肉体刺激中,哈、哈、哈地发情,并经常因为自己的懒惰与常识性错误抱怨连天。

一部分人类变得更愚蠢,一部分人类变得更痛苦,而有些痛苦和愚蠢是相通的。

原来如此,可是这又关我什么事呢?

不管怎样,观察这样多元的世界与人类,真是太有趣了。

对于人类无可挽回的衰退,究竟要从哪一步开始做对的事情,以确保事情不会变得更糟?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已经是过去时了。这个世界从2019年7月18日起就完全不正常。那一天有很多我关心着的无辜的人逝去,而犯下罪行的人不过是个带着恶意的白痴。

即使我有时间旅行的能力,扭转事件发生的前因,但也无法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像青叶真司一样的人物还是会在什么地方再度出现。

而这次的疫情,科学手段已经足够证明,它本身是自然发生的情况,但是它的扩散也有人为因素影响。只是我们永远没有机会去证明,如果某些人和单位能正确地履行职责,是不是就能避免这样的情况。或许,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只是有人依然借此机会相互攻击,试图把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推到民族和种族的政治层面上。连上火星种土豆都八字还没一撇的人类,却要被病毒按在地球上摩擦,还自以为很懂的样子在细枝末节的问题上争论。

对于这种现象我怎么想?引用莎拉波娃的话就是:“Fine with me.”

活着的人一定要珍惜此刻与身边所拥有的东西,善待自己。

接下来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抑止力了。

7月22日的奥运首场比赛,现在看起来还很早很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