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避疫杂记

腊月廿九当日凌晨,因为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索性不睡觉,一边打包一边上网,直到刷出武汉封城的消息,不禁愕然,从未想过情况会如此恶化。

前几日,市民还无安全意识,上街购物的人中鲜见戴口罩的,我在超市货架前踌躇,只拿了一包五只装的普通口罩,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悔。第二天,线下门店口罩便抢购一空,网上也缺货了。

回家后吃年夜饭,正月初一上午回乡下老家祭祖,草草解决一顿聚餐后便径直回家,连初二的拜年大作战都取消,就一直闭关在家直至今日。

打我记事起,正月初一至初五至少有三天要同父母出门,余下几天可以自由安排。读博后把全年假期压缩到了春节期间的七天之内,有时候初五便回实验室。今年这种长期在家还哪儿都没法去的状况,恐怕是空前绝后。

在回家的火车上,用最快的速度摘下口罩,啃掉当早饭的金拱门,处理残渣,然后戴回口罩。坐在我右边的男性没有戴口罩,左边过道另一边坐着的女性则跟我一样吃了早饭并戴好口罩。就连这吃饭的三分钟也是小心翼翼,生怕那些反正我也看不到的飞沫跑进嘴里。

回家就是洗脸洗手换衣服,享受家里的饭菜和自己的床。


大年三十在家吃了一顿简朴的年夜饭。

确诊人数 1287

正月初一下大雨,带着口罩去祖坟祭拜,四叔最担心疫情于是饭都没吃就带着家人离开了,我们也只是和其他叔叔家聚了个餐,不多寒暄便回城。

确诊人数 1975

正月初二在家,整理文件,远程回实验室干活,刷 Steam,看新闻,看网球,看电影。

确诊人数 2744

正月初三醒来惯例刷疫情实时动态,却看到科比去世消息,以为自己终于混淆梦和现实、新闻和笑话,结果是真的。

接到有关不可提前回校的零散消息,等正式确认,其他省份已经出台了推迟复工和开学的通知。

刷了会 Steam 扫了一眼库里的游戏,终究没有打开一款。

接到正式通知,大约真的要放一个睽违多年的大长假了,退了重买的票,还得再退一次。

亲戚送来特产直接放我家门口,连门都不敲就走了。

看纳达尔和克耶高斯的比赛,克耶高斯在赛前穿了科比8号球衣,纳达尔最终赢了。

在微信上和一些人聊天交换情报。

看新闻1+1了解疫情。

确诊人数 4515

正月初四重复在家练习挥拍,看澳网,统计疫情通报数据看曲线,干活,翻家里的垃圾寻宝。

确诊人数 5974

正月初五难得开太阳的好天气,在 Google Earth 里逛街,一直从莵道高等学校走到了大吉山顶。 翻出小学的日记本,没找到关于非典的记录,却重温了02世界杯中国对阵哥斯达黎加的回忆。在电视上看了澳网蒂姆击败纳达尔的后两盘,新老交替的一战居然如此硬核与胶着。

打了会 Ravenfield.

确诊人数 7711

正月初六持续晴好,学了会儿外语,重复前几天做过的事,陪父母吃吃喝喝。楼下的大叔大妈开始讨论小区里有从武汉来的人员不遵守隔离规定的事情。

确诊人数 9692

正月初七也是个好天气,处理了一下工作环境,写写邮件,打电话聊天。

确诊人数 11791


SARS肆虐的时候,我也就是个按时上课,放学回家前志愿在教室喷醋,一直猜测学校什么时候开始隔离的小孩子而已。对当时的世界的了解也很局限,就连接触互联网的机会都很少。因此并没有积累太多经验,面对这次疫情爆发表现十分被动,也没有提醒自己关心的人要提早准备。

估计大家在家都闲得慌,互联网上出现各种各样的声音,没想到只过去七天,大家就输出了这么多观点,在各种媒体的推动和发酵下,共同造成了诸多混乱局面。未来七天不知道会如何发展,至少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得继续自己的人生。

只能趁这个机会好好整理一下生活节奏。一年后,下个十年,接下来二十年,还有好多未确定的事情,得尽快找到方向和决定才行。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